想要了解病态人格中焦虑产生的原因,就必须得了解其以前存在的焦虑,卡伦霍尼认为,导致某人产生敌意并加以抑制的结果必须要追溯到其童年时期的经历。

一个孩童可以忍受一般的创伤——如断奶、责打、性经历等,只要在他内心深处,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种偶尔的创伤是公平的、可以接受的,自己是在被关爱的,并且他们可以接受这种偶尔的惩罚,只要他们不会感到自己是故意被伤害或侮辱。而孩童未能接受到足够的温暖和关爱的原因乃是因为他们的父母患有神经症或者人格异常,所以他们不能给孩子带来温情。

而下面的情况更加会导致孩子对父母产生敌意:

  • 不公平的责骂或对其他子女的特别宠爱

  • 忽而过分溺爱,忽而严厉拒绝,不能兑现承诺

  • 对子女的态度从一时的不闻不问到过分干涉

  • 嘲笑子女的独立思想

  • 破坏子女与他人的友谊

  • 否认子女的成就及兴趣爱好

卡伦霍尼认为,孩童能够很敏锐的察觉出父母对自己态度的转变,自己是否被爱,没有被任何外在的行为所欺骗。

尤其是在个人兴趣的培养上,有的时候父母的一个无心之举或态度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子女的意志,乃至对以后的人格形成造成影响。

而这一切说到底都是父母的一些行为让孩童感觉到了危险,产生了敌对心理,而自己又必须得压抑这种敌对心理所以就会产生焦虑。

为什么要压抑这种敌对心理

无助

人在孩童时期必须要依赖他们的父母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相对于成年人,他们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所以他们必须要压抑这种自己所依赖的人的敌对心理。

恐惧

恐惧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对社会的恐惧,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所以他们必须要依靠比自己更加强大的人;二是对父母的恐惧,害怕因为表现出丝毫的不满而受到责打,可以理解为:我必须压抑我的敌意,因为我怕你。

每个人都有被爱的欲望,孩童也不例外,童年时期的孩子都渴望被父母关爱,即使这种爱是挂在嘴边的,诸如父母可能会在口头上强调:我是爱你的之类的话、亦或者表现出我是如何自我牺牲来满足你的。所以他们对尽力的压抑这种敌意,因为他们害怕失去“爱”。

罪恶感

在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和环境的影响,都在告诉我们,如果对父母产生了敌意就应该是遭到谴责的,可以理解为“不孝”,使得他们必须自我压抑这种敌意,他们会觉得,如果我对你产生敌意,我就是个“坏孩子”。

综上所述的每个条件都会让孩子压抑这种敌对情绪从而产生焦虑。

所以我们之前说过,神经症人格的养成跟周围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一个人在孩童时期便要感受到如此多的敌意,那么在他内心深处,便会慢慢觉得世上所有人都是很难被信任的,他们会对所有的事物产生警惕,相对于其他人,他们会更加的敏感,甚至会把有时的善意也当做潜在的敌意,因为:我从小都没有或很少感受过善意,我不相信你会对我产生善意;而假使一个人从小成长在一个时常被关爱,呵护的环境之下,他们就很难产生这种对万事都不会放下警惕,对所有人都会不信任的心理。

而在我们平常的生活中,我们可以感知到,几乎每个人在走向成熟之后,都会慢慢的更加堤防别人,因为在正常的文化中,每个人的成长都注定不会一帆风顺,都会慢慢的离开自己曾经所依赖的对象,会感觉到自己更加缺乏爱了,以至于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的交流都是很谨慎的,人们的行为并不都是直接的,常常会拐弯抹角。

应对焦虑

而应对这一切焦虑的方式也有很多,总结起来有:

  • 关爱:假如你爱我,你就不会伤害我。

  • 顺从:假如我顺从你,你就不会伤害我。

  • 权利:假如我有权力(或金钱),你就伤害不到我。

  • 逃避:我不跟你多作接触,你就伤害不到我。

而一般成年人做的最多的尝试就是对爱的追求和权力(金钱)的渴望